2016年2月11日 星期四

死了都要幫它正名的「北門高架橋」再會啦!



2016的 春節真的是好累,我們一群在乎臺北城市記憶的朋友,幾乎天天都到北門報到,拍攝這個台北將要快速消失的「北門高架橋」。為什麼說好累!?因為交通管制,北 門兩側很難通行,每天都要從重慶南路端拍到北門郵局,接著繞到西寧南路,再轉回展望高台前。雖然說,台北市府很貼心地設計了一個高台來「告別」與「懷 舊」,但如同柯P市 府一慣對於城市歷史文化的漠視,從頭到尾根本名詞用錯,告別錯了對象。我想,對於老台北人而言,應該都很清楚,這座最後殘存橋體的橋,根本就不是台北市政 府說的什麼「忠孝橋引橋」,甚至這次拆的更不是市府副市長一開始說錯的「忠孝橋」。這個忠孝大橋根本沒有要拆,而最初為了解決北門交通問題而蓋的也不是 「忠孝橋引橋」。回到1970年 代末,當時蓋的這座橋叫做「北門高架道路」,或者是市民熟知的「北門高架橋」。完工時,預留了未來能上忠孝橋的部分。是之後因為鐵路地下化,北門高架橋大 部分的分支都被拆光到剩下連結忠孝橋的部分,所以才被市府誤以為是「忠孝橋引橋」。說真的,這個高架橋對於北門景觀影響很大,確實該拆,但市府也該好好做 功課,替這個「北門高架橋」正名一下,多尊重一下城市歷史啊!~ 搞出個「忠孝橋引橋」實在是讓人非常OOXX。所以,想了好幾天,決定寫這篇文章悼念,也算是死了都要幫它正名的「北門高架橋」說聲「再會啦!」
如今,我們看「北門高架橋」,一定覺得它像個怪獸一樣,纏繞得北門很可怕。但如果大家把時間拉回到1970年代,那個時代的思維,其實認為這種高架道路,轉來轉去纏繞著的高架橋或引道,是種非常城市進步的象徵。在我們小時候,繞得越誇張,轉得越離譜的道路,根本就是「未來城市」的一種想像啊。在那樣的時代氛圍下,北門高架橋的誕生一點也不意外,甚至成為城市或國家進步的代表。我一直記得,當北門高架橋在19781010日通車後,我是多麼的高興!我記得那天跟老爸去中華商場郵票社買完郵票後,一路沿著三井倉庫那排走回到當時公路局車站那邊。我跟個小屁孩一樣吵著要「上橋」,要搭車上「北門高架橋」啦!於是老爸只好叫計程車,跟司機說,你就直上忠孝西路,到西寧南路那邊下來,再轉回家去。

而對於住大稻埕的我們而言,從西區要進城,北門高架橋還有個最神奇的設計,那就是從延平北路過來繞到塔城街後,可以轉上一個宛如蝸牛回圈的大坡道直上高架橋,然後一溜煙從延平南路台北郵局旁轉下來。這個記憶,只要搭過的人一定印象深刻。

所以,北門高架橋絕對不只是單純的「忠孝橋引橋」,它是台北市區為了解決縱貫鐵道在北門地區所造成的堵塞,以及化解多路口交通問題下的一個不得不設計。
當年北門高架橋興建時,除了解決周邊六條道路盤根錯節的交通議題外,最主要就是跨過仍未地下化的縱貫線鐵道。因為當時,火車要通過之際放下平交道柵欄,常會讓汽車等個好久,交通大打結,因此跨過火車,是這個高架橋興建時一個重要的原因。

北門高架橋興建當時,西部幹線正好在電氣化,所以高架橋的高度,是要能夠讓橋下還有空間可以架電車線。於是,高架橋還不能太低,至少要讓電車線可以掛上去。當然,這種跨鐵路的陸橋,也為了安全,怕民眾亂丟東西下去,都會在鐵路經過處架高一部份鐵網。這麼多年了,從1978.10.這個高架橋完工到現在,鐵路早都到地下了,但北門高架橋上卻依然留著一排鐵網見證當年的鐵路跨線橋痕跡。
北門高架橋當年是怎麼運作的呢?以一張1991年的航照來看(雖然當時鐵路已經地下化),我們大致可以知道它的上下橋方式。
依照1978年時台北市府的說明:

上橋入口共有三處:()忠孝西路重慶南路口:可由東向西直行及由北右轉上橋。()忠孝西路西寧南路口:可由南、北、西等各方向依號誌燈指示上橋。 ()北門公園塔城街口:凡由延平北路方向南行欲進入市中心區車輛均可順向上陸橋,由塔城街南行車輛則須繞行圓環後再順向上橋。

下坡道共有四處:()忠孝西路重慶南路口坡道:下橋車輛只准直行,禁止左右轉行駛。()忠孝西路西寧南路口坡道:下橋車輛可依號誌指示直行或左右轉行駛。()延平北路鄭州路口坡道:下橋頭車輛須依號誌指示直行或右轉(禁止左轉)行駛。()延平南路坡道:此坡道為進入市中心區最便捷,行車狀況最好道路,目前行車流量稀少,請多予利用。
如果依照我們這些老台北市民的記憶來說,幾個車行動線就是,1. 從忠孝西路上橋可以右轉下延平北路,也可以直行到西寧南路下(後來忠孝橋通車後可以直上忠孝橋)。2. 從西寧南路上橋(或後來從忠孝橋直接過來的),可以直行下忠孝西路,也可以右轉下延平南路。3.從塔城街旁的北門公園圓環繞一整圈上橋後,可以直下忠孝西路,也可以右轉下延平南路。
我畫的圖中,打星號的是北門,有三個空心圓點就是連結繞一圈大回圈,以及接通延平北路與延平南路的三個點。這三個突出點,正是這次北門高架橋拆除前,很多人都很好奇為何有的「遺跡」。
我想,對於台北人來說,北門高架橋除了在1978年國慶日啟用的記憶外,印象最深刻的,恐怕是興建時高架橋倒塌壓死人這件事。我記得非常清楚,那天颱風來襲風雨交加,老爸宅在家中組他的「赤城」艦船模型,卻傳出颱風天興建中北門高架橋倒塌的事情。這個插曲,後來查閱資料才知道,是薇拉颱風侵襲,造成工程鋼樑坍落,有八人死亡,十一人受傷,縱貫線火車也因此停駛。

其實,北門高架橋的興建,也造成北門是否拆除,是否保留的爭議。如今的柯P市府對於北門愛護有加,要重塑為西區門戶計畫,與當年想拆北門的官方看法大相逕庭。然而,柯P對於北門景觀的執著,要暴力挪開三井倉庫的決策,其實與當年想要挪開北門的看法如出一轍。我們大可以回頭看看當年的府方與民代是怎麼看事情的。最有趣的,還有現在檯面上人物的發言喔!

依照聯合報19774月的報導,「吳敦義昨天在議會民政部門質詢時首先提出:市府對古蹟的認定,應該經過很詳實的鑑定才行,像某林園大道旁邊,有棟破破爛爛的古屋,既未有先聖先賢的血汗,也沒有傳統文化的特色,但市府為了開馬路,不但計劃要拆遷重建,甚至還有人提議要這條林園大道繞道而行,這棟未列在內政部核定的古蹟名冊內的房子,不知道市府為何如此重視它?實有錯把「烏鴉當鳳凰」之嫌。吳議員說,一些真正有意義的古蹟,卻未見市府維護,譬如長沙街口的一棟樓房,當年是國父來台時居住過的地方,但知道的市民卻不多,身為主管單位的民政局實在應該檢討一番。張同生議員說,韓國對一塊實際上並沒有多了不起的石頭,只要有點歷史價值,都維護得使它看起來很重要,何況我們維護的是一棟北市古老的民屋。因此他建議市府應該「盡量」維護有歷史價值的文物。還未待民政局長回答,蔣淦生議員也發言,他認為保存古蹟要看它是否有真正的價值,而且保存的方法有很多種,不一定以原地保存為最好,譬如北門,當然應加維護,但像現在仍把它放在交通擁擠的地點,路過的市民,勢必不可能長留駐足欣賞。」

至於當時市長林洋港的說法,聯合報19779月的報導則是這麼說:「北門古城門在當初市府研議興建高架道路時,即有拆遷之議,但由於其為台北市的古跡,市府官員均不敢輕意主張拆遷,只好保持現狀。目前北門高架道路的橋墩已大致完成,城門在橋墩的襯托下,覺得不夠莊嚴,有人說像個土地廟,市政府在最近的一次會議中曾再度討論拆遷的問題,林洋港市長認為如果輿論認為應該拆遷,則拆遷亦無不可,將來可配合民俗村的設置,搬到民俗村去,不過,拆遷事宜還要報中央核准才可。據說,古城門經過一個世紀的歲月風霜與人工修飾,已不若當初興建時的雄偉,因此將來拆遷重建將參考原來的圖樣興建。」

老實說,時空回到大約四十年前的台北,林安泰古厝與北門,就是考驗著文化資產保存法誕生的重要關鍵事件,但那種對於文化資產不重視的態度,看不順眼就想要拆遷重組的姿態,對比於北門與三井倉庫的不同命運,只能說市府還要多加努力。
柯市府團隊上任以來,文資爭議不斷,一個重大的原因就在於市府團隊對於文化歷史的脈絡與基本價值認知不及格,因此各種計畫遇到文化資產時,缺乏文化論述的蠻幹,就引發衝突。以市府想推動的西區門戶計畫,拆除北門高架橋,改造北門的規劃,看似一個美好的都市門戶想像,但卻是一種後現代的浪漫滑稽偽古蹟再造,犧牲的是其旁真正訴說城市發展歷史與現代化歷程的三井倉庫
位於台北市北門忠孝西路上的三井倉庫,因為市府的北門改造計畫,可能要被拆除,最多只能移地保存。為何三井倉庫會在這裡?為何修改忠孝西路的路線線型會必須拆它?其實這些問題的背後,就是它存在巨大的文化資產價值與歷史意義,但市府看不見,文化局也看不見!

忠孝西路是日本統治初期拆除清代城牆後,新建三線道路所闢成的馬路,是台北走向現代都市的一個重要里程碑。坐落於三線道路「頭」的三井倉庫,興建時就已經保留了道路邊的「亭仔腳」寬度,這是當年三井倉庫在文資會勘時,做為召集人的李乾朗教授特別提出必須留意的城市發展脈絡。因為,它是這條三線道路上現存最早的建築,其位置對於台北城走向現代化有重要的歷史見證意義。所以,今天市府為了北門前的景觀,要改掉三線道路的直線路段,當然會卡到三井倉庫,而這個「卡」住,其實說明了它的價值!它做為三線道路頭,與北門間的關係位置,剛好展現了清代城牆轉化為三線道路的城市街路歷史脈絡。

拆除真的古蹟與歷史建築,再以只有幾張照片可以參考的規劃師創造,要搞出一個北門的門戶意象。這樣拆掉真正可以訴說城市發展脈絡的建築,搞個假的城牆與路線的滑稽門戶規劃如果成形,將足可替柯P市府的文化功過做一個完整的定位!
我覺得柯P這個市長,不要到最後就真的只剩下拆東西拆得很快,不管是拆公車專用道,拆北門高架橋,拆歷史建築,拆那些他曾說過要全區保留的文化資產。要 「拆」真的很快,但要做出好的建設,要做出有遠見的規劃,就不是這麼簡單。大家的眼睛都在看!這次北門那個「雞肋觀景台」,前面擋了兩個大帳棚,就是典型的市府失敗之作,一種華而不實,以為可以讓市民見證個什麼城市演變的秀,結果變成笑話。老實說,市府作秀的功力,並沒有勝過前朝太多,還是一樣破綻百出......
所以說,2016新春時節超強迫力快速拆除北門高架橋雖然看得大家很爽,但後續的交通與文化歷史景觀規劃,才是最大考驗的開始。這是否會是一次城市歷史的災難,是否如同這次市府連個「忠孝橋引橋」與「北門高架橋」都搞不清楚的城市記憶錯亂?這一切的一切都讓人非常憂心,但在此刻,我們也只能真心的說一聲,「1978-2016,三十八年來的辛苦,再會與感謝,北門高架橋,謝謝你!」

以下是這幾天的一些拆除照片記錄。



7 意見:

captain 2016年2月11日 上午8:51  

按柯市府對歷史建築的態度,其實把北門移走對整個交通是最好的。找個廣場擺不就好了,呵呵。

何昌明 2016年2月11日 下午6:53  

感謝洪老師貫穿時空的全記錄!

何昌明 2016年2月11日 下午6:54  

感謝洪老師貫穿時空的全記錄!

蘇仁甫 2016年2月14日 上午8:18  

洪老師我可轉貼此文章至臉書及LINE嗎?

蘇仁甫 2016年2月14日 上午8:18  

洪老師我可轉貼此文章至臉書及LINE嗎?

卓芷瑜 2016年3月17日 下午8:09  

洪老師 您好

文化部文化資產局於2015年委外拍攝全國92處國定古蹟環景,並已經具體成果。

看到老師提到的北門,文化資產局已於2015/11/9拍攝臺北府城—東門、南門、小南門、北門,

並將成果放至Google平台以及「文化資產局國定古蹟環景導覽計畫」FB粉絲團、Google+。

「文化資產局國定古蹟環景導覽計畫」FB粉絲團:
https://goo.gl/jdBkhc

文化資產局國定古蹟環景導覽計畫Google+
https://goo.gl/0gjyfD

供參~

卓芷瑜 2016年3月17日 下午8:53  

洪老師 您好

文化部文化資產局2015年有進行全國92處古蹟環景拍攝作業,目前已經具體成果。

文中提到的「北門」,文資局於2015年11月9日有拍攝臺北府城—東門、南門、小南門、北門。

可參閱以下粉絲團及Google+。

「文化資產局國定古蹟環景導覽計畫」FB粉絲團
https://goo.gl/LimYSx

文化資產局國定古蹟環景導覽計畫- Google+
https://goo.gl/0gjyfD


  © Blogger template 'A Click Apart'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