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6日 星期六

桃園地景藝術節背後的航空城開發陰影

補充更新桃園地景藝術節看不見的重要航空史地景! (2014.9.9.補)

我必須說,我真的是非常非常欣賞荷蘭藝術家霍夫曼這位曾經以黃色小鴨引領風潮的這個最新「玉兔」作品。有別於黃色小鴨跟國人在浴缸的經驗有所不同地,嫦娥與玉兔的傳說,讓霍夫曼有了這個創作。雖然說,這隻兔子怎麼看都讓我想起蠟筆小新故事裡妮妮手上那隻的放大版,但躺在桃園基地的機堡上,坐著白日夢,看著月光度中秋的創意,真的是超級貼切與讓人驚訝與讚賞。這幾年一直在研究飛行場歷史與遺跡的我,真的只能拍案叫絕!但是,在這個作夢玉兔躺著的恬靜中,我卻有一股淡淡的哀傷,而且是種覺得再一次又把藝術拿來作為政府想要胡亂開發的漂白工具。

應該很多人都知道,桃園的這個航空城計畫,是中華民國政府在臺灣所進行的有史以來最大規模土地徵收,裡面的土地不正義,強迫徵收,財團介入,簡直是前所未有。明眼人都知道航空城只是個幌子,最重要的是在強奪民地,然後拿這個海軍基地的土地去開發所謂的「航空城」。現在這個地景藝術節,雖然用很無邪的玉兔包裝,卻掩蓋不住正在進行的開發計畫。如果說,這個桃園的地景真的是個如此的重要與值得讚揚,為何活動後的幾年,就將要整個拆除變成航空城?
其實桃園的搞法根本就是在學台北啊!台北市政府總是假借URS的做法,假裝說是市民參與,一下子是什麼創意基地,一下子又是各種藝術參與的活化,但檯面下根本就是在想著如何開發。市民參與有屁用?真的會聽你的建議?別傻了!拿錢辦活動,專門接這種文創與藝術活動的策展公司,都是拿了大筆經費辦完活動就再也不會關心,繼續轉往下個基地去拿錢辦展。
所以這類的活動,藝術家往往是被當成掩飾開發目的的漂白工具,政府更想拿藝術來當擋箭牌。而這些策展公司通常都沒有一點歷史的背景與知識(當然政府當局也完全或故意無視),所以就會隨意破壞場地的建物或文物(他們不會認為這些東西有什麼值得保存),更不會好好強調這些場地的歷史意義與價值。所以,我覺得這次的桃園地景藝術節真的相當諷刺,因為其實主要的焦點在「藝術」,根本不是「地景」啊!
桃園想搞航空城,但桃園縣府知道自己的航空歷史嗎?整個地景藝術節我完全沒有看到對於桃園飛行場這座今年剛好落成七十年的機場的任何介紹。桃園飛行場是日本時代日本陸軍於二戰間所興建的飛行場,完工於1944年,目前基地內還有珍貴的許多建物遺跡,但桃園縣府文化局為了避免影響航空城的開發計畫,故意不加以做文資審查,這些珍貴遺跡都沒有在這次地景藝術節裡公諸於世,恐怕不久後整個開發計畫開始就會跟水湳一樣被拆光光。
 

這座機場的興建背景,是在日軍於太平洋戰爭中逐步敗退,大本營針對絕對國防圈內開啟的作戰準備態勢下,於1944年春展開之「十號戰備」中的航空基地建設。依照當時台灣軍經理部於19445月下旬時的規劃,這座將屬於日本陸軍使用的桃園飛行場,預計於年中完工後交給新編成的第八飛行師團「第三鍊成飛行隊」常駐。而該年6月底時的記錄,桃園飛行場派駐的部隊正是「第三鍊成飛行隊」,主要職司二式複戰(屠龍)之鍊成教育。
19447月展開的「捷號作戰準備」中,派駐桃園飛行場的第三鍊成飛行隊共有二式複戰(屠龍)19架,約120名的飛行員中有大約100名仍為學生,可見此機場在當時的教育訓練功能。雖然此飛行場在1944年中時雖未全部完工就已經開始使用,但依照戰後國軍接收的紀錄顯示,該機場的完工時間是194411月,位於當時的新竹州桃園街,土地有國有地也有私有地。
依照之前的現地調查發現,相當意外地,桃園機場內還存有歷史七十年之久的耐爆指揮所、氣象觀測所、受信通訊所與送信通信所。耐爆指揮所與氣象觀測所位於目前的桃園基地內,靠近東側的滑行道邊。耐爆指揮所下層已經淹水而無法進入,但上層的多角結構與機槍射口型態,與列為歷史建築的宜蘭飛行場「南機場八角塔台 極為類似。宜蘭的「八角塔台」事實上也是同樣格局的耐爆指揮所,只不過戰後外層有加蓋過,因而外型與桃園這座略有不同,而桃園的這棟反而保存較為完整的原貌。但是,人家宜蘭的已經列做古蹟,但桃園縣文化局還在裝死不想碰。而在此耐爆指揮所建物一旁的,是推測為野戰耐爆的氣象觀測所。此建物的主結構是鋼筋混凝土構造,但側壁則以極厚的紅磚加以施做,並有方形開口。其頂是以鋼筋混凝土建構,上面還有一個方形塔,塔上有鐵塔基座痕跡,以及可綁鋼纜之U形突起。推測此建物就是作為風力塔使用,上面可架風速觀測儀器,甚至架設風向帶鐵柱的地點。
這些遺跡我早就透過關係通知桃園縣文化局,但他們為了害怕影響航空城的開發,這些珍貴史跡都是位在開發區內,所以就故意不開啟文資審查。如今雖然辦了這個熱鬧的地景藝術節,但真正基地內的重要史跡與地景卻完全不受重視。這不就跟臺北市搞URS的藝術與再生是一樣的道理?完全漠視歷史脈絡,直接用文創與藝術來漂白,大家歡樂且高興,然後接著就是整個抹除拆除的開發。

我必須說,我真的很欣賞霍夫曼的兔兔創意,也非常欣賞利用機堡做成黑貓的藝術展演。但是,除了熱鬧的活動,背後那個缺乏土地正義的掠奪式開發陰影,總是讓人無法高興起來。當你想想,玉兔躺的機堡要被拆除,黑貓的機堡也會不見,這麼寬廣的土地將用來蓋航空城,卻還要徵收更多的民地投入開發。這到底是個怎樣的時代呢?
這些一個一個的掩體與機堡,未來都將消失,除了極少數會被保留以外.....。交通部說要花好幾十億蓋一間嶄新的航空博物館,但我想的是,為何不保留一區的棚廠與機堡展示飛機不是剛好?但對於喜歡拆光光蓋新的館舍來做建設的政府單位,怎麼會想留這些有歷史的東西呢?
 這個黑貓好可愛,但未來留得住嗎?
透過這次的地景藝術節,至少可以看到一些以前基地開放時進不到的地方。
 這是跑道!對,跑道。05跑道。一條修得比民用桃園機場還棒的跑道!
 跑道邊一些建物與儀器不是廢棄就是拆了~。
我曾建議航空城規劃時,務必保留塔台作為一種地景的紀念與象徵,但那個搞不清楚狀況的交通部長一副有聽沒有懂的態度,完全不當一回事只想要開發開發再開發的態勢讓人失望。而桃園縣在做航空城開發時,也完全沒這種保留地景的想法,讓人不得不懷疑地景藝術節到底是不是只有藝術沒有地景?就跟文創只有創而沒有文化是一樣的?如果地景藝術節也能觀照到地景,恐怕不是只擺一擺藝術創作而已吧!
 這次進入基地,發現兩架遠航飛機一隻在棚廠內了,一隻還在外面。
結論是,桃園基地難得開放這個以前沒開放的區域,想進去調查或者拍些記錄的朋友別錯過了。特別是這次若你從聯絡道開車進去,還會逛至少一半的區域喔~


6 意見:

revoltfung 2014年9月6日 上午11:10  

謝謝您填補這個空間的歷史空白,反對開發的希望還是存在的!!

德明趙 2014年9月7日 上午8:22  

我就是去年8月最後一批遷走的海軍義務役之一,為了搬遷報廢了許多東西,燒了許多東西。這些浪費掉的東西也是國民的納稅錢。基地內的樹多到數不清,能留下來的相信更是少之又少,因此護樹團體也可以加入抗爭的行列。文資的部分還要麻煩各位先進努力了,加油!

Joey Huang 2014年9月7日 上午9:04  

看完你的文章之後才赫然的發現到的台灣的一個重要歷史古蹟要被邪惡政府與商人的聯手合作下給拆個精光了,我今年才從新竹空軍基地退伍,對於國軍的歷史古蹟有很深的感觸,現在古蹟即將要被拆除,真的越想越不爽,到底有什麼方法能阻止這一切發生??

胡莉莉 2014年9月7日 下午6:32  

德國柏林的Templehof airport建於1920年代,2008年停用後改成Templehofer park占地386公頃的開放空間,供大眾遊憩休閒與藝文使用。我們的政府何時才能有這般的視野與遠見?

小邱 2014年9月8日 上午12:53  

因為航空城徵收土地,含恨自殺的老農「呂阿雲」,他最無法接受的是兒子貸款2千多萬 ,蓋好才兩個月的「動畫攝影棚」,居然被政府告知要拆...
http://info.hibarn.com/?p=23392

Chun 2016年1月22日 下午12:20  

老師的文章真是越看越令人難過阿,我們一直被迫與土地的記憶做切割,生出一大堆新的鋼鐵怪獸,不忍卒睹阿。新的博物館與歷史失去鏈結,就僅是一棟棟的蚊子館而已,還是別蓋了吧。

  © Blogger template 'A Click Apart' by Ourblogtemplates.com 2008

Back to TOP